新华公关传媒网:从《伯罗奔尼撒战争史》一窥古希腊时期的战略思想

2020-04-09 20:16     新华公关传媒网/www.xinhuaadw.com

修昔底德出生时间约是公元前471—前455年或公元前460—前455年。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于公元前431年。据修昔底德称,公元前424年他当选为雅典十将军之一。他在战争爆发之初,便开始写作《伯罗奔尼撒战争史》[1]。大约在公元前400年到前396年之间,他未完成这部书便去世了。他认为这场战争的缘起,是雅典人与斯巴达人无休止地追求权力,而雅典势力的增长引发了斯巴达人的恐惧。[2]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博弈,最后以雅典失败而告终。在本文中,我想简略分析一下战争初期雅典和科林斯(科林斯属于斯巴达领导的伯罗奔尼撒同盟)的对外战略,并由此一窥古希腊时期的战略思想。


爱皮丹努斯之争及科林斯、科基拉的对外战略及战略传播


一个很小的事件,往往会引发巨大的后果,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爆发,也是从一个小事件开始的。科基拉(Corcyra)的殖民地爱皮丹努斯城(Epidamnus)因受流亡者劫掠,向科基拉求援遭拒,于是向科林斯(Corinth)求援,科林斯派兵出援爱皮丹努斯城。科基拉人因爱皮丹努斯投靠科林斯而大为愤怒,故派兵前往围攻爱皮丹努斯城。


从地缘上看,科林斯距离爱皮丹努斯城比科基拉距离该城更远。科林斯位于地峡南端,爱皮丹努斯城在科基拉岛的北面。科基拉在伊奥尼亚海北部。主要的战斗在海上进行,科基拉占有优势,他们有120艘战舰(其中40艘在围攻爱皮丹努斯城)。科林斯方面只有75艘战舰。科基拉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他们摧毁了科林斯15艘战舰,爱皮丹努斯城向科基拉投降。这样看来,科林斯援助爱皮丹努斯城是战略上的失策。在海上力量明显不占优势的情况下选择战争,失败的结果几乎不可避免。


科基拉人的胜利促使科林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大举备战,科基拉人开始感到恐慌,开始寻求加入雅典同盟。科林斯人和科基拉人都前往雅典游说。《伯罗奔尼撒战争史》详细地记述了双方的发言。这是该书中修昔底德对战争双方发言的第一次详述。[3]我们可以将双方对雅典人的发言视为重要的战略传播行动。科基拉人这次战略传播的目标是赢得雅典的认可,其战略是加入雅典同盟,借此对抗科林斯。科林斯人的战略目标则是阻止科基拉与雅典联盟。


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一段,先采用了以退为进的策略,承认了己方的缺点、之前的战略性错误,并说了明确的需求。发言者试图赢得雅典人的同情,同时也恭维了其实力。当然,他们也开宗明义地说明了他们愿意接受雅典的某些条件,也会对雅典人心怀感激。


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二段,明确说明了雅典允许科基拉加入同盟的四点好处。他们分析了科林斯人的动机——即消灭科基拉或吞并科基拉以增强其势力,最终将威胁雅典。科基拉人还明确说明了自己的政策是先发制人——这也是科林斯的战略选择。他们鼓励雅典接受他们入盟。


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三段,试图说明科林斯人在解决爱皮丹努斯城争端时选择了战争,而不是选择仲裁方式,指出了科林斯人选择的错误和非正义性。跟着,科基拉人顺势劝诫雅典人不可对科林斯人让步。


科基拉人发言的第四段,说明了自己加入雅典同盟的正当性,进一步指出科林斯人是侵略者,在政治上的不道德,并通过对自身的正义性说明,以争取雅典的支持。


科基拉人发言的第五段,强势说明了联合科基拉对于雅典的战略意义,同时也点明了雅典人的担忧——即担心与拉栖代梦人(Lacedaemonians,即斯巴达)所订立的休战合约遭到破坏。


整体来看,科基拉人的发言咄咄逼人,既强调了让其入盟的好处,也强调了拒绝其入盟的可怕后果。


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一段,指出科基拉人原来的不结盟政策居心叵测,绝无善意的动机。在这个问题上,科基拉人已改变了不结盟政策,因此科林斯人的攻击时机不太恰当。


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二段,试图说明自己的正当性,这种正当性建立在其他殖民地对科林斯都很尊敬的论据基础上。但是,在这一段中,科林斯人的发言暴露出明显的弱点——其中有一句:“即使我们错了,他们的正当做法也要得到我们的准许。”[4]——这种表述显得底气不足,而且在逻辑上也缺乏严谨性。


科林斯人发言的第三段,依然从道义上攻击科基拉人的行动。在第四段发言中,科林斯人继续从道义上攻击科基拉人,同时也指出雅典如与科基拉人结盟,将失去人心。这一段发言,也暴露了科林斯战略目标的模糊之处——科林斯希望雅典中立,或者与科林斯结盟对抗科基拉。


[责任编辑:融洸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