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华公关传媒网:怎样才是股东大会召开的正确姿势?

2020-04-13 16:34     新华公关传媒网/www.xinhuaadw.com

六七月是大考的季节。近日正值上市公司集中召开股东大会,这对上市公司而言无异于一场大考。相比莘莘学子鱼贯赴考,成人世界的“大考”要光怪陆离的多,媒体中报道的奇葩事情令人目不暇接。比如,新三板被强制中止挂牌的中科招商,面对股东的抗议和诘问,以及原定会议场所遭到围堵,董事长溜到一辆大巴车上开起了股东大会。还有ST天业(600807.SH)的股东大会,中小股东为了参加股东大会,提前数周在会场外打地铺,还有媒体报道称有投资人手持参会证,却被强行架出。

 

再有几乎没下过中美两国报纸版面的中兴通讯(000063.SZ),其股东大会则是一副令人沮丧的哀兵之态。有十多个散户问,公司股价下挫60%,谁来为小股东的股票损失买单?遭遇美国禁售令,公司的正常经营几乎瘫痪,为什么还把独立董事的津贴从13万提高到25万?面对投资者的愤怒和无助,中兴管理层的回答似乎无论如何都很难让人满意。全媒体时代,这些股东大会往往被迅速搬上了新闻头条和社交媒体,并被多元地呈现和解读。

 

股东大会其实也是企业经营者面对投资人、财经分析师的一场公关活动。从本质上说,股东大会从侧面折射出一家企业的公司治理状况。有的公司经营有方,股东大会言笑晏晏,衣香鬓影,回顾过去,展望未来,气吞山河;有的公司股权斗争激烈,股东大会好似鸿门宴,风波诡谲,暗流涌动,人人自危;有的公司经营出了状况,股东大会更是凄凄惨惨,恨不得取消作罢。

 

我们看中国公司的股东大会,经常让人有一种感觉,就是它缺少流程演练,预案管理。尤其对于投资者关切的问题,很多明明不难预测,却似乎没有任何话术的准备。

 

比如去年ST海润(600401.SH)的股东大会,有投资者问公司高管,计划如何扭转亏损的局面?现阶段面临的危机如何扭转?但在场的几位公司高管竟然无人回答。今年的中兴通讯股东大会,有小股东在现场表示,亏了100多万,被银行平仓还欠30多万,小股东的损失谁来负责?董事长殷一民沉默了有半分钟,才挤出了一句“是一个非常沉重的现实“,然后就试图把话筒从嘴边挪开。

 

作为企业的管理层,企业经营的好不好,日子过的红火不红火,应该是最清楚的。投资者的关切点在哪里,这些关切点在股东大会上,将被如何表达和问及,又应该由谁来回答,如何回答,才能更好地安抚投资者,这些都需要做好充分的预案和演练。

 

欧美大公司的股东大会或者投资者会议,公司管理层、财务、法务,以及投资者关系专员,都会提前就投资者关心的方方面面的问题,做好周密的预测并提前演练。研发部门的人回答什么,财务部门的人回答什么,董事长回答什么,首席财务官又回答什么,都会有一套详尽的预案,甚至请外部的专家顾问来做沙盘推演。会议上看似举重若轻的一个问题回答,都会有非常精密的话术安排。

 

当然,国内公司也有表现非常成熟而专业的。比如今年平安集团的业绩说明会,全程没有冷场。一些抛给马明哲的棘手问题,手下的几个高管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回答的滴水不漏。

 

如何开一场平稳体面的股东大会?

 

股东大会呈现的众生相,究其本质,可以归结到了背后的一个深层次的问题:即小股东的权力。国内因为没有集体诉讼的顺畅通道,小股东维权行动往往很难开展民事诉讼。但,即使没有出现打官司的情况,站在上市公司的角度,如何处理投资者关系,也是一个大命题,大学问。

 

国内的中小股东,也不是人人都文明。其中也不乏觉得没有赚到钱,参加股东大会,就是为了“刁难”和“肇事”的。有拷问董事长近三天股价的,答不上来就是不关心股价、草菅股民;还有的干脆拉起横幅,“股东权利神圣不可侵犯”几个大字,维权意识非常强烈,还要拍照留念,上传视频。如此这般的股东大会,也是另外一番景象,需要公司管理层的加倍的智慧和耐心。

 

对于中国A股的散户和机构投资者来说,上市公司就是一支股票,或者是他们资产配置、投资组合中的一分子,而不是企业经营者眼中的一家公司。因此,长期和短期利益的博弈,大股东和小股民之争,分红还是扩大经营,这些不理解和斗争将永远存在。

 

那么,如何化敌为友,把持好小股东手中的双刃剑呢?让我们来看一些切实可行的建议吧。

 

[责任编辑:融洸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