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PTV的公关传媒价值需深度挖掘

2019-11-18 12:58     新华公关传媒网/www.xinhuaadw.com

六位大咖高端对话:IPTV广告如何从0到1?

 

圆桌嘉宾: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(CSM)事业发展部总监 Andrew Li Cheng
姜娜:说到IPTV的营销价值,大家都觉得有非常大的空间。但是眼下一定是存在各种各样问题的,从欢网科技来说,我们已经成立了IPTV战略小组,这个小组是在公司的总裁办之下,吴盛刚亲自领导。
在这个小组推进的过程中发现了一系列问题:从广告主这一侧来说,广告主有非常多投IPTV的需求,但是投IPTV时面临的问题,各地IPTV广告是否在运营?是谁在运营?有哪些广告形态?广告形态是否统一、标准?还有一个问题,同样是大屏广告,欢网科技前几年做OTT做的早些,广告主说我能不能用OTT同样的一套监测方式和评估标准来投IPTV,到监测层面是什么监测模式,除了曝光模式外能不能算TA浓度?原本在OTT大屏端不怎么成熟但是能够用的东西,在IPTV我们发现用不了,无法套用。有一些大的广告主,他的投放可能是全国的,或者是对于一些区域的覆盖面比较广的,你去执行时会发现在IPTV这边难度比OTT大得多,因为沟通的机构、人都更多,还有各地的标准不统一,数据底层能否有个统一标准,在全行业有个让广告主使用、评判的依据,这些都是基础。
未来的空间有多大?CSM肖总已经说了有100亿。要用多长时间,这就要看刚刚说的那些问题逐步解决的时间。从OTT来说,从0到几十亿现在也并没有到百亿,加BAT的贴片就比较接近了。从OTT来说我所经历的从0开使用了5年时间,IPTV跟OTT相比有个巨大优势,IPTV的用户从政府层面、运营商层面,铺用户的速度比卖电视机快多了,刚才那些问题解决完了以后,我相信到达百亿这个目标会比OTT更快。
主持人: IPTV我也跟踪很多年了,中国第一篇关于IPTV的报道就是我写的,在黑龙江哈尔滨打响了IPTV的第一枪,现在IPTV成为各地广电很好的部门。跟踪这些年下来据我理解现在全国IPTV有两个问题:
第一个问题依然和传统的广电一样,现在省网整合不是很彻底,IPTV多少比这好一点,但依然不是个大一统的市场,互联网的市场一说就是全网市场,为什么说电视广告最好卖的是卫视或央视总台,因为它是全覆盖的。面对全国这么多地方,有没有可能建构一种机制,行政的划分我们无法干涉,但是商用的部分要桥接起来。
第二个问题,OTT是个水平市场,用户自己购买、厂商推陈出新很快,所以各种自选动作都能做。IPTV完全依赖于运营商每年的集采,移动发布的晚,电信现在很多老盒子还在用,标清的还没换完,受制于政企集采的预算,导致终端的性能质量不高。这种情况下如何完成很多的自选动作,把IPTV的广告形态创立的更好,体验也更好。这两个问题大家有没有思考?
姜娜:OTT是水平市场,IPTV更加垂直,从营销层面上我们所做的事情,在我们公司有一个方案:IPTV+OTT点面结合,希望做到的是用OTT打曝光,IPTV的特点是区域集中、人群集中,IPTV这个集中的特点是能够把一些地方性的活动做的更加深入,一个是做面一个是做点。虽然我们推进很难,一个比较新的东西,尤其企业在做决策时需要比较长的决策链,但是我们通过与不同的广告主不同的做营销的人接触,这条路是被大家接受的。而且我相信随着我们的推进,很快会有一些案例落地。这样的话,在广告预算层面上来说,OTT拿的是数字媒体的预算,IPTV当它的监测等东西不完备的时候,可能拿的是区隔化的区域预算、活动预算,但是我们是可以相结合的,这是点和面。

[责任编辑:融洸]